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更新时间:2018-12-03 16:49:05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来源:微小宝作者:春花姑娘分类:穿越架空主角:潘瑾瑜周隐煜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小说简介主角是潘瑾瑜周隐煜的书名叫《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本小说的作者是春花姑娘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醒来,竟成饱满艳丽的俏寡妇,这也就罢了,怎住在隔壁的俊相公对她心怀“鬼胎”?堂堂金融系博士后,看着家徒四壁,还有短命丈夫的尸体,连棺材都买不起,如何是好?成婚后,堂堂荣王妃竟然带着小肉包儿子,仓皇逃跑?娘亲,到底谁是我爹爹?...展开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小说简介

主角是潘瑾瑜周隐煜的书名叫《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本小说的作者是春花姑娘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醒来,竟成饱满艳丽的俏寡妇,这也就罢了,怎住在隔壁的俊相公对她心怀“鬼胎”?堂堂金融系博士后,看着家徒四壁,还有短命丈夫的尸体,连棺材都买不起,如何是好?成婚后,堂堂荣王妃竟然带着小肉包儿子,仓皇逃跑?娘亲,到底谁是我爹爹?...

《狼情妾意:娘亲,爹爹呢》 第五章 :疑惑 免费试读

次日大好晴天,潘瑾瑜和周隐煜二人,默契的全然不提昨日的事,结伴上山。雨过天晴的山头,许许多多的植物争先恐后的破土而出,新鲜的生命力让人为之侧目。

周隐煜悄然看了一眼一心观察一路上地面植物的潘瑾瑜,只觉着这小女子当真温软。抬手落臂间,惊飞一群飞禽,那一门心思拱着野菜的野猪,被一箭贯穿了腹部,倒在了地上。

潘瑾瑜抬起头,突然觉着,眼前的周隐煜,似乎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周隐煜面色不改的跑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短刀,三下两下,分解好骨肉,朝潘瑾瑜招了招手,“阿瑜,过来。”

“......”一天一个称呼,一次比一次亲密。潘瑾瑜涨红了脸,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只得小跑上前,待看到草丛上分解的整整齐齐的野猪时,突然明白了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是什么了。

这样整齐的刀法和身手,精致准确,根本不是普通的猎户会有的。猎户的手法,粗糙,且稍有偏差,也不会当场分解骨肉,即使分解,也不会有这样一分一毫偏差都没有的刀法。

周隐煜没有理会呆滞的潘瑾瑜,将骨肉整齐的摆放进她背的竹筐里,然后将弓箭递给了潘瑾瑜,温和道,“会用吗?”

潘瑾瑜回过神,压下心中的思绪,“会一点,但命中率很低。”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接过弓箭,目光游离间,她看到了一片绿幽幽的怪草,正是好奇间,脑袋一痛,陌生的词汇强行入驻脑海:碧云根,可解百毒,止血生肌。

周隐煜见潘瑾瑜走神,询着目光而去,“这些野草有什么不妥吗?”“我且瞧个仔细。”潘瑾瑜按下心中惊诧,一个疯狂且大胆的计划浮上心头。细细一看,那泥土黑润肥沃,伸手一挖,便看到了不断蠕动在泥土间的蚯蚓群。

“周大哥,且劳你今日带我去卖了这些药草。”潘瑾瑜一边小心的将碧云根丛一株株拔起,放进竹筐,一边思索着这样好的土壤,竟被当做荒山看待,真是暴遣天物的很,要能购买下来,翻土种下一些市面上热卖紧缺的药材,白花花的银子便是她翻身的重要资本。

思索间,脑海便又强行入驻了新的信息:浮亥葫,适合这座山头的土壤生长,价格可观。潘瑾瑜手里的动作不停,眼底却是微微一动,她莫名其妙魂穿而来,还有脑海这个莫名其妙的存在,始终弄不明白原因,但眼下,她无比庆幸脑海里古怪的存在。

周隐煜目光平静的看着埋头苦干的潘瑾瑜,心中的疑惑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但碍于关系,却只能压在心中。忽闻远处轻微响动,周隐煜下意识的拔箭射去,只听见凄厉的一声痛嚎,淡淡的血腥味迎风而来,采摘完毕的潘瑾瑜忽然一愣,来不及看清周隐煜的神情,只感到一阵疾风掠过,那周隐煜已在远处弯腰,扛起了一只小野猪。

“......”这样的身手,她不得不怀疑周隐煜的身份,是否另有乾坤了。这样非池中之物的人,为何会在这样的穷山沟里,不难猜测,若不是惹了官司便是有许多的仇家,不得不选择在这样的穷乡僻壤躲避。

“这个时候去镇上,倒是合适。”周隐煜快步走来,轻松矫健的体态更是坚定了潘瑾瑜的想法。“可是步行前去?”潘瑾瑜明白周隐煜的话语中委婉之意,他一个去镇上买卖方便,即使远,也是一身轻松,可若带上她,要顾虑的东西也多,早去自然也是为了安全起见。

周隐煜闻言煦朗一笑,“若是不嫌弃,我可抱着阿瑜用轻功前去。”潘瑾瑜心下一动,他竟是这般信任自己,再想这样的男子,想隐藏自己再简单不过,可他偏偏没有选择隐藏,那整齐利落的刀功,敏捷矫健的身手,无不含蓄的告诉自己,他的不同。

作为新时代的优秀女性,自然不扭捏,潘瑾瑜感动于周隐煜不动声色的信任,当下眼神便是越发的温软,“周大哥仗义,阿瑜钦佩,怎谈嫌弃一说,就是辛苦周大哥,阿瑜并不轻。”

周隐煜龇牙一笑,仿佛那夏日最灿烂的端阳一般,明亮晃眼。只见他将小野猪放进背后的竹筐里,身手利落的打横抱起潘瑾瑜,运起内力,便如清风一般飞去。

潘瑾瑜瞪大了眼睛,山川翠峦,尽在眼中,这样的风光,何曾见过。新时代处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忙碌疲惫的无数张面孔,污染严重的空气和稀少的可怜的绿化,如何能与如今眼中相提并论?

头一次,潘瑾瑜觉着,这魂穿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她向来胸襟开朗,不由得扬起释怀的笑容,眸中潋滟粼粼,明艳至极。

周隐煜垂眸一觑,骨头都酥了,恨不能...恨不能将她抵于身下,掐腰驰骋......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情色如一团旋涡,浮浮沉沉,喑哑的叫嚣着。可他很快便敛下心绪,收回了目光。

只是心尖又痒又麻,怀中珠圆玉润,馨香温软,隔着陈旧粗糙的布料,却也能幻想到底下肌肤之莹润,他已循循善诱,步步钻营,而她,分明心动,却迟迟未肯给他答复。

她果真和寻常女子不一样,也或许是如此,才能让他毫无波澜,冰天雪地的心,悸动不已。两人心思各异间,抵达小镇镇口。依依不舍的松开怀中的温香软玉,周隐煜面有犹豫之色。潘瑾瑜何等敏锐,自然察觉到周隐煜欲言又止,“周大哥有话但说无妨。”

“虽你有意扮丑,可小镇不比村野,各式各样的人,一不留神便会得罪,且你不熟悉街道,最易走丢,虽说不合适,但还是挽着我的臂膀会比较安全,阿瑜若是觉着我唐突,我赔罪便是。”周隐煜一脸纠结,本就刚毅的五官更是显得严肃了几分。

潘瑾瑜闻言却是噗嗤一笑,尽管恶意扮丑,可那双勾魂摄魄的眸子却是艳光四溢,“周大哥好意,阿瑜怎会忸怩,心中坦荡,无惧这劳什子的禁锢。”说完,也不等周隐煜说话,便主动挽住周隐煜的臂膀,虽嘴上说的坦荡,可心中却是难以自控的甜蜜十分。

他这样的体贴,倒是和他三五大粗的体格全然不同,不过她向来也不爱奶油小生一类,只觉着十分娘气。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古装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