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缔约吧,妖狐大人

更新时间:2018-11-13 11:47:19

缔约吧,妖狐大人

缔约吧,妖狐大人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玉衡暄琰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夏秋欧阳小冷

《缔约吧,妖狐大人》小说简介完结小说《缔约吧,妖狐大人》是玉衡暄琰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夏秋欧阳小冷,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少女爱上背负血海深仇的妖狐王,为了他闯进妖魔世界。“来吧,让我成为你的血盟缔约者!从此不再让你孤单一人!”神冰梅刃斩断宿命刀山火海生死相依她是他十年前的救命恩人,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当时救下的小狐狸竟是妖界之主妖王狐的后裔。他从出生起就背负着被诅咒的命运,尔虞我诈中孤...展开

《缔约吧,妖狐大人》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缔约吧,妖狐大人》是玉衡暄琰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夏秋欧阳小冷,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少女爱上背负血海深仇的妖狐王,为了他闯进妖魔世界。“来吧,让我成为你的血盟缔约者!从此不再让你孤单一人!” 神冰梅刃 斩断宿命刀山火海 生死相依她是他十年前的救命恩人,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当时救下的小狐狸竟是妖界之主妖王狐的后裔。他从出生起就背负着被诅咒的命运,尔虞我诈中孤独成长却无论如何也忘不了人类女孩对他的救命之恩。他们再次遇见竟是在高中校园.........

《缔约吧,妖狐大人》 第七章 成为血盟缔约者 免费试读

见过欧阳勇后的夏秋,脑子里总是在回想着他所说的关于她体内力量的增长除了依靠天资还要靠后天的磨练,以至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她觉得首先能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体力。

第二天,天刚泛白她便爬了起来,套上运动服后望见头一天搁在枕边的梅刃,就好像受到了它的召唤似的,下意识地将它塞进口袋就走出房间。

她离开家一直向着永川公园的方向跑去,这条路的一边正是永川森林,她计划一口气跑到公园再折返回家。这还是她第一次晨练,九月清晨的空气里仍透着微凉,可跑了一会儿就热了起来,她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和步伐的节奏,感受着空气中露珠和青草清新的味道竟没有平时跑步时的气喘了,整个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和轻盈,仿佛和身边的空气、树木、乃至清风融为一体。

而这宁静中却突如其来的混进一股不安,就好像是静夜里突然出现的针落地的声响,虽然微弱却让人感到极不舒服。而这种不适的感觉越发清晰起来,有什么东西正在跟着她并试图靠近,她望向路旁的树林,那后面好似有一个黑影一晃而过。她不得不停下脚步,静静观察起那黑影出没的方向,发现如墨般的物质正时聚时散地向她靠近,它聚在一起时如同浓黑的乌云,散开时就仿佛滴在水中悬浮溶解的墨液,聚散间,它离她越来越近。

她环顾四周街道上竟空无一人,恐惧的气氛瞬间将她包围起来,这感觉是何其熟悉,令她回忆起之前和刘玲美被罗刹母所控制的那几个青年袭击时的情景,直觉告诉她那黑影绝非善类。此时那团黑云隐藏在她眼前的树木后面并不急于向她袭来,她屏住呼吸不知对方何时会攻向自己,手却默默地探进口袋握住梅刃,虽然她还无法很好的控制这件昨天才刚刚得到的武器,可一旦遭到攻击它却是她唯一的希望。

周围的空气都静止下来,夏秋觉得自己像被隔绝在了另一个空间中,那黑影突然猛地朝她袭来,在接近她面前时具化成一匹黑狼。它露出獠牙向她扑过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她抽出了梅刃,梅花簪子在她手中顷刻间幻化成利刃抵挡住它的一轮攻击。

她觉得梅刃正在与自己融合,是它在引导着她的动作,让她不由自主地跟着它做出劈斩、横扫、搪过、直刺……一整套她从没学过的刀法。黑狼的这一番攻击好像只是试探性的,紧接着发起的第二轮攻击才开始倾注力量,此时的夏秋固然有梅刃指引,可仅凭她现在的力量想从这样强大的敌人手下逃脱除非是有奇迹发生。

而奇迹却真的发生了,一声鸟儿清脆的鸣啼划破天际而来,她一抬头正看见俯冲下来的巨大的红色火鸟,她一下子认出了那个身影,是荆棘。

荆棘以锋利的爪子抓住黑狼的脊背,再不断扑扇翅膀用周身的火焰狠狠的灼伤它。因为他的攻击十分突然让黑狼措不及防,它奋力从他身下挣脱向后退去,而荆棘却并不停止攻击,而是继续一次一次扑向它。或许是被荆棘的第一次攻击所伤,黑狼犹豫了一下便又化为先前的黑云快速消失在空气中。

“今天一早,勇大人就有些不祥的预感,所以赶紧派我前来,果然……对方用妖力设下的结界让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你们确切的位置,差点就……”待黑狼消失后荆棘落下地面,收起周身的火焰幻化成那个高大的红发青年。

他对自己的失误懊恼不已,他的忠诚有口皆碑,过去作为欧阳小冷父亲欧阳雪夜的部下时就尽心尽力,别无二心的完成一切交给他的任务。后来跟随欧阳勇,作为他的随从和主要的传信使者也从未出过半点差池,而这一次若是他再晚些找到夏秋,她的性命恐怕就会不保。

同时荆棘又不得不钦佩起勇大人那有如神助的预感,虽然对于昨天夏秋进入宸极宫一事已尽可能做到不引人注目,没想到即便如此还是引起了那个人的注意。虽然还不清楚袭击夏秋的究竟是不是那个人的手下,但一切显然都太过巧合了,而那个人非青云莫属。

“没……没关系,谢谢你能来。”

夏秋大口地喘气着,她对荆棘满心感激,虽然已经不止一次遭遇袭击,但这回的敌人显然要强大得多,她似乎更能体会到欧阳小冷之前极度反对与她签订血盟的原因。每一次深陷险境,纵使她再沉着冷静但若不是侥幸得救她早已死了无数次。和她的心相比她的身体显得那样软弱无力,别说成为能够与欧阳小冷并肩作战的力量,她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做到不成为他人的负累。

荆棘望着虽惊魂未定却仍稳稳站着的夏秋,不由地为她手中紧握着的已经完全成型的梅刃惊叹。梅刃这种武器不同一般,它具有自己的灵魂,所以若不是被它认可的人,即使拥有再强大的力量想自如使用它也相当困难,而眼前这个人类女孩竟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使它成型并可以抵挡数次强大的攻击,足可见她的确有别于常人之处。

“知道攻击我的是什么人吗?”夏秋慢慢调整好呼吸,手中的梅刃也跟着渐渐平息下去变回先前的梅花簪子。

“还不清楚,我要先回王城向勇大人汇报,也许他会知道些线索。”

荆棘不敢妄下定论,那黑狼妖刚刚并没现出人形只以狼的本体出现,而且它似乎故意隐藏了自己的妖力让人摸不清它的路数,但荆棘的脑海里还是有一个名字一闪而过,那就是青云的得力部下黑陨。

当夏秋的神经从刚刚的紧张状态中舒缓,她才感觉到由身体内的关节和骨骼所传出的一阵阵生疼,刚才是下意识地招架黑狼的那几次攻击,这会儿才体会到它力量的强大。

荆棘决定把夏秋护送到学校,在那里至少有欧阳小冷可以保护她,之后他再回宸极宫去见勇大人,于是他将自己幻化成一只小巧的红雀盘旋在空中跟随着她。

去往学校的路上正巧遇见杜鹤,可一路上他说的话夏秋却一点儿也没听进去。她只是想快些见到欧阳小冷,但同时她又有些害怕见到他,那矛盾感来的莫名其妙,就好像是摔倒的孩子想从大人那里得到安慰,却又想忍住不哭故作坚强,之前自己还信誓旦旦地自愿成为他的血盟缔约者,这一刻竟有那么一点退缩。

但她所有的纠结在见到欧阳小冷的那一刻竟然就都被化开了,正当她还犹豫着该如何向他开口说出清晨发生的一切时就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他看着她的脸似是一下子就感觉出了什么,一把拉着她就往教室外面跑去,留下身后已坐在位置上的同学们一片唏嘘。

欧阳小冷也觉得自己显然是太大胆了些,虽然他总在告诫自己要尽量保持低调不引人瞩目,但是每次一牵扯到关于夏秋的事情他就无法平静,身体总会在大脑思考前就做出行动。

夏秋被他拉着一口气跑到天台上,她从来不知道学校里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从四周的栏杆里往外眺望能看得很远很远。

“出了什么事?”欧阳小冷质问道,语气中没有了以往的平静。

“没……没什么!”夏秋不知道欧阳小冷怎么会一下子就猜到了她的异样。

“我刚刚感觉到了荆棘的气息,他刚才和你在一起吧?”

夏秋知道无法再隐瞒下去,只好将早上遭遇黑狼袭击的经过讲给欧阳小冷,为了不让他过度的担心自己她尽力把自己恐惧的那一部分隐藏起来。

“有没有受伤?”欧阳小冷的双手紧紧握住夏秋的肩膀。

夏秋摇摇头还未及回答就被他一下子拥进怀里,他的手臂是那样用力就好像担心她会随时从自己眼前消失一样。不知是阳光和拥抱哪个更加温暖,她先前的不安竟被一点点融化掉化成泪水夺眶而出润湿他前胸的衣襟。

欧阳小冷想起了许多年前当他所化的小狐狸受伤时,夏秋那温柔的抚摸,于是也轻抚起她的头顶。虽然那个动作除她以外从没有人对他做过,却正因为这样而深深存在于他的身体中成为他的一部分。

她就这样把脸埋在他的怀里抽泣了很久,两人没说一句话她却渐渐平静下来,身体里像是又重新被一点点装满了勇气,她想拥有能够支撑眼前这个人的力量,因为这样就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

他们错过了第一节课,只好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才回到教室。

“小秋,你没事吧?”刘玲美见他们走进来一下子冲过来问夏秋,然后瞪起眼睛指向欧阳小冷,“不是你对小秋做了什么吧?!”

她的样子看起来活像一只因为发怒而竖起全身绒毛的猫咪,夏秋很少见她会为什么事情这样生气觉得即安慰又想笑,心情也跟着好转起来,但又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所发生的一切。

“没有,他只是有些事情要和我说。”夏秋摇摇头应道。

“你没有被别人告白过啊?!”董浩凡凑过来向后拉了拉刘玲美,然后对着欧阳小冷坏笑着伸了伸大拇指。

刘玲美看了看夏秋,又看了看欧阳小冷,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本以为难以解释的话题竟因误会而暂时告一段落,但同时班里的大多数人也都认定了平时如冰块一样的欧阳小冷已经对夏秋表白的事实。

接下来的两天欧阳小冷、欧阳红叶和荆棘轮流守护在夏秋身边,但青云的手下并没有再出现,一直到约定好举行血盟仪式的那天都出乎意料地风平浪静。

血盟仪式当天放学后,夏秋随着欧阳小冷再次来到妖界王城宸极宫内,两人也暂时分别。夏秋随辅星殿内的鬼仆们前往已为她准备好沐浴净身的浴室,一进去就是几扇檀香木的屏风,在层层叠叠的白色帘幔和盈盈绕绕的雾气后面一阵阵醉人的檀香和花气袭来,石头地面上一个凹进去的方形水池里已注满了水,水面飘满各色花瓣。

因为害怕会吓到夏秋,所以欧阳勇吩咐服侍她沐浴更衣的鬼仆们都戴着面具,但却也正因为这样而让她辨不清他们是男是女,不免羞涩起来。扭捏了半天才顺从着让他们把自己的衣服褪去,被他们搀扶着走进水池当中。各种花草香顺着蒸汽和呼吸渗入她每一寸肌肤和神经,让她从里到外焕然一新。

沐浴后的她又被鬼仆们侍奉着穿上欧阳勇为她备好的白底梅花图案的轻便长袍,腰间被一条藕粉色的带子束紧,头发由脑后盘起插上未化成梅刃的梅花簪子,脚下则被穿上一双绣花布靴。她从没这样打扮过,望着大铜镜子里的自己竟有几分陌生,虽说身穿长袍让她还多少有些不习惯,但她却对这样一身装扮有种说不出的喜欢。

在另一处沐浴净身完毕的欧阳小冷身穿纯白色长袍,腰系银色带子来到辅星殿回廊中的空地上,欧阳勇,欧阳红叶,望月和荆棘已经等在那里。在空地的正中央摆着的桌子上,冥誓刀平静的躺在以金丝绸缎盖着的盘子中,那是天神乾宿赐予他的爷爷初代妖王狐礼的。冥誓刀是一把纯银的短匕首,形状和普通匕首没什么区别但做工却十分考究,刀刃锋芒毕露,刀柄和刀身相连处上面刻着神界符号。

这把刀一直由欧阳勇保管着,就连欧阳小冷也是第一次见,正当他还为刀身所刻的神界符号而思索的时候。两个鬼仆簇拥着夏秋由回廊的一端走来,透过梅花间的缝隙望过去,她身上的长袍随风向后轻摆,头微微低着一定是因为还不太习惯这样的装扮,平时有些过于苍白的脸颊因沐浴后而微微泛红。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感让欧阳小冷的视线如磁铁般被她吸引,虽然他也见识过许许多多美丽到极致的妖怪,但她的美却不同,不掺杂任何妖艳,只是那样纯白,那样安静,仅是看着就让他连呼吸的节拍都变得混乱。

当夏秋走进空场上恰遇一阵略强的风吹过,红色的梅花随风飘落,一朵正落在她头发上,还有些花瓣掉落在她的双肩,那画面美极了。鬼仆将她送到欧阳勇等人面前行过礼便退去了,血盟缔约仪式也将正式开始。

“所谓血盟,就是用冥誓刀割破缔约者的手掌,当两个人的血在冥誓刀上融为一体时就会启动刀身上的神界符号,而那些符号正是解除缔约者体内力量封印的钥匙。封印一除,血盟便成立。作为妖王狐的后人,小冷体内银狐神君的神力将觉醒;而你,作为命定的血盟缔约者也将开启天神所赐予的力量。至此,你的命运将彻底与小冷相连,与妖界的存亡和人类世界的未来相连,你的生命不再只属于你一个人,血盟缔约者必须拥有牺牲自我的决心。”

欧阳勇将血盟的步骤和意义讲述给夏秋,很难想象这个女孩前两天刚遭遇了黑狼妖的攻击,她是那样安定从容,听完他的话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么仪式就正式开始,小冷,拿起冥誓刀!”欧阳勇继续说下去。

“是!”欧阳小冷应着从盘子里把冥誓刀小心拿起握在手中。

“我,欧阳勇作为妖界大长老认可夏秋作为血盟缔约者的身份,也允许你们在今日进行缔约。若你二人决心已定,就请你们割破彼此的手掌,并以你们割破的掌心共同握住冥誓刀!”

欧阳小冷和夏秋四目相对,此刻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凡,命运之线让他们相遇,即使中间十年不见也不曾断了连接,现在他们终于要完全缔约并成为彼此不可或缺的伙伴,他们都清楚他和她绝不仅仅是伙伴那么简单。

冥誓刀的纯银刀面在月光的反射下镀了层淡淡的紫色,欧阳小冷默默的划破自己的手掌,然后将它递给夏秋,她也毫不迟疑地照着他的样子做了。然后两人的掌心围着它重叠在一起,让彼此的血液在刀身融合。

“唤神,血盟已立,封印解除。”欧阳勇默念道。

由夏秋和欧阳小冷握紧的两手间的冥誓刀上迸发出银色火焰,那火焰越燃越高,最后跳到半空中的火焰里现出一只巨大的银色狐狸。那狐狸突然张开自己的双眼,露出和欧阳小冷同样的灰蓝色眼眸。

“签订血盟之人,吾以天神乾宿之名,赐予尔等开启抵达力量之门的钥匙。其可断禁锢约束之锁,助尔等完成天神之托。血盟尚存,生死相连!”

银色狐狸说完便又隐入火焰中,紧接着那火焰又渐渐缩小聚回到冥誓刀里。冥誓刀瞬间照出无数道耀眼的光芒,那些光芒直入小冷和夏秋的身体之中,冥誓刀上的神界符号随之不见了。

夏秋感到一股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充满,伴随着由里而外的震动她觉得自己身体内的某个按键像是被启动了,把她的血脉统统打开。紧接着她一眨眼就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一片黑暗之中一个巨大的王冠在半空中闪烁着光亮,如同星辰般耀眼,而欧阳小冷正站在那王冠之下抬头默默地望着它,她便也走了过去。

“看,这就是妖王之冠!”欧阳小冷对她说。

“它不是存在于你身体中吗?”夏秋有些疑惑。

“嗯,但这才是它的真正形态,它既是黑火炼狱的钥匙也是它的封印,但它也是我力量的源泉,血盟让它完全觉醒了。”

欧阳小冷对妖王之冠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情,它是让他与夏秋在十年前相遇的始作俑者,它与他可以透过灵魂交流。他能感受到它此刻的满足,对力量的渴望终于达成,它不断向他发送着心满意足的讯号。

“小冷,你的神冰现在应该可以唤出冰焰神狐斩了!”欧阳勇的声音把欧阳小冷和夏秋拉回到本来的世界。

“神赐冰焰,为我所用!”

欧阳小冷将冥誓刀放回到桌子上,试着喊了一句,手中便渐渐出现了那把被银色火焰包围的宝剑,剑身较之前增长了一倍。他将宝剑在空中只轻轻挥动了两下,便产生了巨大的气流,树上的梅花花瓣纷纷飘落地上。

“夏秋,试试看你的梅刃有什么变化!”欧阳勇又转向夏秋。

她拔下自己头顶的梅花簪,只在心里一念就将它化作了黑色长刀,然后她就惊奇的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它在簪子和长刀两者间转换。当她挥动起长刀时,她能感到一股力量仿佛要把她也带的飞起来。

“太好了,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只是可惜了这花了!再开放还要一些时间!”欧阳勇看着一地的梅花瓣面露惋惜之色。

“算是还你的酒了,老头!”望月一抬手花瓣们由地面飞起旋转着又重新攀上枝头,完好如初。

“兔妖对植物有起死回生的能力。”欧阳小冷望着惊讶不已的夏秋解释道。

“血盟带给你们的改变相信你们已经体会到了!但若想发挥出血盟的全部力量,还需要在日后不断的训练和在实战中历练自己。需要历练的除了你们的力量外还包括你们的意志,若没有强大的意志做后盾,你们只会迷失自我成为力量的奴隶。”欧阳勇郑重的对欧阳小冷和夏秋说道。

“嗯!”欧阳小冷边应着边收起手里的剑,然后转向夏秋。

从他的眼里夏秋看见平日里极少出现的喜悦,虽然只是一点却也胜过千万句感谢。她觉得所有的疑问和纠结从血盟缔约成立的一刻起就全部结束了,而他和她同样清楚地知道迎接他们的将会是全新的开始。她的世界从这一刻起已与他的紧密相连,他们已连结成为彼此力量的源泉,灵魂的伙伴,精神的支柱,他们注定会经历千难万险,但也必定会一同成长。

“终于结束了!望月,今晚我想喝酒!”一直在旁沉默着的欧阳红叶终于放松下来,他需要短暂的释放,因为很快他们又要踏上前往东尧水城的旅程。

“喝酒这件事我一定奉陪到底,老头儿,也一起来吧!”望月的脸上现出爽朗的笑容。

夏秋和欧阳小冷各自换回先前的衣服回到人间永川,在送夏秋回家的路上不知为何他们竟很长一段时间都沉默着。初秋的夜晚略有些凉意,没穿外套的夏秋偶尔会瑟瑟发抖,欧阳小冷默默的伸出左手握住她的右手,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她一点。

“明天我就要随红叶和望月到东尧去了,顺利的话下周末之前就能回来。”欧阳小冷幽幽地说,想到分别多少有些沮丧,但更多的却是放心不下。

“学校那边怎么办?”夏秋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冒出这样傻的问题,明明早就知道血盟缔约后他会去东尧寻求琥珀龙王的帮助,但真的要面对分别还是让她心神不宁,随之语无伦次起来。

“红叶已经和董穆雅说好了吧,另外勇爷爷似乎为你安排了训练课程,具体的时间应该会由荆棘通知你的。”

“嗯!”

“我……”两人在又一次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后异口同声地说。

“虽然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勇爷爷会派荆棘守护你,但你还是要小心!是一定要小心!如果一旦遭遇了青云的手下千万不要逞强,尽一切可能逃走!”

欧阳小冷停下脚步面对着夏秋,当看着她脸上淡淡的忧伤他的心也像是被刺痛了一下,除了她以外还有谁会让他拥有这样的感觉呢,这心痛让他有一种活着的真实感,仿佛他的生命里除了复仇以外还存在其他更深刻的意义。

夏秋点点头望向自己的鞋尖,顺着月光看下去那上面有一块污渍,可她知道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但如果不找点什么分散注意力她觉得自己很可能会哭出来,明明很少流泪的自己不知何时起竟变得这样的多愁善感。

欧阳小冷将她的另外一只手也牵起来,两个人都有一面的手上缠着绷带,为血盟割破的地方已经涂上了以妖法所制的药膏基本痊愈了,感觉不到痛感。他低下头将自己的额头顶住她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身上还残留着花瓣浴所留下的幽香,那香味让他感到平静而安全,恨不得时间就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但同时他也从她那里得到了力量,即使是未知的旅途也无所畏惧。

“我会成为合格的血盟缔约者的,你一定要平安的回到这里!”

下面的一句话夏秋没有说出口只在心里默念,但她知道他的心可以听见,她说的那句请一定要回到我身边。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虐恋小说
  3. 玄幻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