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焰

武侠仙侠 | 主角:罗羽李筱 | 167点击 | 2018-11-09 11:58:22 | 来源:西瓜书城

《仙焰》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罗羽李筱的小说叫做《仙焰》,本小说的作者是有道创作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从小就聪明绝顶,却锋芒内敛,凭着对修仙的执着去争夺那一丝机缘,且看他如何在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残酷修仙界立足、发展,如何踏遍千山万水、历尽重重劫难、不断攀升,最终获得仙缘,仙名留千古。...

《仙焰》 第七章 强势 免费试读

第七章强势

说起来这位封统领在江湖上可谓鼎鼎大名,是那种一念不和,便出手残忍,噬杀之人,不过到是恩怨分明,在江湖上仇家无数,只因其功夫太高,早已入先天之境,又在官府身边当差,故敢来寻仇的没有几个,而且大多有去无回。

这位封大统领平时对下属的要求也十分严厉,罗府刑堂,便是由他亲自组建的,一切在罗府不守规矩犯了事得下人,都会被抓进刑堂严加惩治一番,久而久之,罗府的人都畏之如虎。不过此人虽然噬杀,但对罗曾却忠诚之极。

只因当年,他武功未成之前,曾被仇家寻上门来,一番血战,直到重伤不支的时候,罗曾却带兵赶到就了他一家,并且让其在罗府中养伤,甚至他的家人都被罗曾派人好生保护着,伤好后,此人便投靠了罗府,并被罗曾认命为罗府护卫大统领,一直忠心耿耿,做事从不纰漏,深得罗曾的信任。

此时的白袍中年人拍了拍胸口道:“王护卫的掌法有进步啊,内劲收敛,出掌如风,离宗师境界的缠丝手也只有一步之遥了,真是可喜可贺啊,不过,今天我一直在这里,没有见到什么刺客进来,你可以走了。”只是对王护卫挥了挥手,便不再看他。

“这……,统领大人,在下一名手下,似乎看到那名刺客来过这里,不进去搜下的话,大少爷那边我不好……”还没说完,便看见一双碗大的拳头,隐隐带着红光迅速朝其胸部击来,这位王护卫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击中了,身体便如断线的般飞了出去。

“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刺客,要不是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滚!”封统领的声音冰冷无比,仿佛一把利剑直**王护卫的心里。

“是,是,大统领莫怪,我这就带着人离开。”王护卫甚至还来不及擦掉嘴角里的血迹,便飞一般的带着手下逃走了,走的时候连回头看一眼的胆子都没有,看来是真被这位封统领吓到了。

而目睹整个过程的罗羽则眼中充满了震惊,对着白袍人开口道:“疯子叔,你……,你是罗府大统领?”这位封统领此时转身盯着罗羽,脸上顿时显出一片和蔼之色。

微微道:“呵呵,怎么,没想到经常找你下棋的疯子叔会是罗府大统领吧,本来不发生今晚这事,我倒不打算让你知道我身份的,不过,那姓王的居然对你下死手,一点活路都不留,封某怎能忍心不救,你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并不需要介意什么,以前怎样,现在也不会变。”罗羽看着一脸温和之色的封统领,眼珠微微的转了转,便道:“疯子叔,你是想找我跟你下棋吧,放心吧,什么时候都行,我还要多谢疯子叔你今天救了我,不过,那王护卫还会不会再找来啊?”罗羽眼中浮现出担心之色。

看来刚才王护卫的那一掌确实将罗羽惊吓到了,“他不敢,封某既然已经放下话来,罗府便不会再有人敢来这里查,除非他不想活了,感忤逆我的意思,你也不要太过介意,一个小刺客而已,对罗府这种豪门世家来说不算什么,也翻不起什么浪来,好好休息,过几天封某再来找你下棋,对了,上次我给你看的“隆中对”棋局,你破解的怎么样了?”封统领脸上关心之色一闪,似乎不把那位王护卫放在眼里,便转移开了话题。

“还差一点,最多两个月,我就能解开那道棋局。”罗羽认真地道。脸上一脸真诚,充满了自信。“好,好,这两个月你就呆在家里研究棋局,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敢来打扰你,你早点进去休息吧,今天的事,我还要马上向老爷汇报一下。”说完,身子奇异的一扭,罗羽只觉得面前人影一闪,人便鬼魅般的消失了。

知道了疯子叔的真实身份以后,罗羽的担心之色减去大半,他深知罗府统领一职在罗府的权利有多大,差不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心中暗暗道:“想必那些护卫是真的不敢再来找麻烦了,不过最近还是要小心,也不知道刚才那人是不是就是那刺客?”默思片刻,就立即转身进屋了,而此时那位王护卫带着一身伤,和几名手下正跪在地上,对着居中端坐的华丽金袍男子沉声道:“大少爷,实在是封统领不让小的们查,小的是怕惹怒了他,将来对少爷以后掌控全府造成阻碍啊,而且大统领武功早已进入化境,我等根本不是他一合之敌。”

华丽金袍男子听完,眉头稍稍皱了皱,“封统领出面了,他跟我那贱种三弟是何关系?他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我倒是想拉拢此人,但此人的心像石头一样硬,只忠于父亲,对外人根本不理。不过,你刚才说,在那小贱种院门外发现了血迹,但院内却没有,十有八九,方穆并没有进到里面。不过就怕万一……,所以那小贱种和她母亲必须得死。”

这时,那位高管家却走到罗峰身旁冲其道:“少爷,老爷下过死命令不准我等动她们母子的,而看今天的情况,那位封统领估计就是被派去,保护她们母子的,今天的事情肯定惊动了他,我们还是谨慎些好。”“哼,明着杀人,那是那些头脑简单的人干的,要杀她们母子,方法多的是,还有一个月,就是父亲的寿辰了吧,到时只要这样……嘿嘿……”罗峰走进高总管身边悄声说道,声音放得很低,随后一阵阵阴恻恻的笑声从便房里传了出来,一场暗害罗羽的计划悄然展开。

第二天清晨,罗羽早早的便来到那棵老槐树下面,四下望了望确定没人后,快速爬了上去爬到那个鸟窝处,一伸手将昨天藏好的东西拿了出来,直接坐在树上看了起来,先拿出那张微微有些血迹的银票张开看了起来,看到一半罗羽就见鬼般惊惧地将银票收回到怀里,脸色有些难看,这张银票自然是那张放穆和罗峰的契约了,那件假票的事,罗羽也了解一点,这要是被罗峰知道,他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罗羽此刻暗暗发誓,这件事情就算烂死在肚子里,也绝不能说出去,否则连母亲都有可能受到牵连,想好之后便将银票收好。

又看向外另两样东西,其中一样是一封家信,灰白色的信封平淡无奇,就一个地址,其他什么都没有,罗羽也没有拆开,只是小心地将它收好,看向最后一样东西时则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那是一件做工精巧的金色箭筒,箭筒上有三个凹槽,一个凹槽里面的箭矢已经被释放出去了,还剩下两个凹槽里面各放有一根乌黑短小的箭矢,箭矢顶端寒光闪闪,一看就知道是杀人利器,特别是在晚上,这种黑色短箭发射后极难被人发现,往往能达到防不胜防的效果,箭筒背面刻有两个古朴的大字,“通宝”,想必这应该是通宝钱庄专门找人炼制的一种防身利器,专门给钱庄的一些管事之人防身之用,以便出现什么紧急情况,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罗羽将这些东西都看了一遍后,本来想将他们全部藏到屋子里面,但是转念一想,又怕他大哥罗峰暗中派人来搜查他的屋子,毕竟这东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要是罗羽自己恐怕也不会放过这个可疑的地方,最后思索片刻后还是决定将他们藏在这鸟窝里,毕竟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也够隐蔽。罗羽决定好后就立即行动起来,将东西放进鸟窝里后,又从别处扯下一些树枝,放在上面将东西藏好后就谨慎的回到自己房里了。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架空小说
  3. 灵异小说
  4. 现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