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男生 > 官场职场 > 官骄

更新时间:2018-11-05 11:38:18

官骄

官骄

来源:西瓜书城作者:不吃西红铈分类:官场职场主角:向南阮湘云

《官骄》小说简介主人公叫向南阮湘云的小说叫做《官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吃西红铈所编写的职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退伍的特种兵,意外相救市委书记的女儿。得到佳人垂青,从此步入仕途。在官场得意,商场亨通,情场风流??一个个风姿绰约的美眉,她们就心甘情愿上了他的床。。。。。。仕途之路,他怪招频出,胆大妄为,且看他能否一帆风顺,混他个人上之人。仕途官场,他要青云直上,能屈能伸...展开

《官骄》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向南阮湘云的小说叫做《官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吃西红铈所编写的职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退伍的特种兵,意外相救市委书记的女儿。得到佳人垂青,从此步入仕途。在官场得意,商场亨通,情场风流?? 一个个风姿绰约的美眉,她们就心甘情愿上了他的床。。。。。。 仕途之路,他怪招频出,胆大妄为,且看他能否一帆风顺,混他个人上之人。 仕途官场,他要青云直上,能屈能伸,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直到电闪雷鸣,风生水起! 官场如战场,人生如戏剧,我写你看,别太当真。...

《官骄》 06 目睹飙车撞死人 免费试读

6目睹飙车撞死人

第二天向南不到六点就醒了,又是被尿憋醒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光着**就冲向卫生间,幸亏家里没有女人。他一向喜欢裸睡,身上**,这是在部队养成的习惯,据说对这样睡属于A级睡眠。

解决完,回到房间穿上**,对着镜子欣赏起自己的身材来,胸肌高高隆起,八块腹肌线条分明,皮肤坚韧有光泽。自我赞叹一番,做了几个扩胸运动,洗洗就上班去了。

来到三中队,大家都在那聊天。不一会,王晋生推门进来,分派了一下任务,点了几个人出去巡逻。向南是新来的,当然被叫到了,也让他熟悉熟悉情况。

向南和刘峰还有阮湘云三人一起出去执行任务,向南开车,三人坐着队里的吉普车就出去了。主要就是在街上看看有没有没交养路费一类的,与其说是来上班,不如说是逛风景。因为养路费没多少钱,逮着几个拿了钱也是上交了,于是没什么工作积极性,反正都是行政编制内的职工,旱涝保收,出来也只是装装样子。

于是三人一边逛风景,一边聊天。

“南哥,您知道吗?我可是一直把您当成我的偶像的。”小刘凑到向南旁边说道。

“呕吐的对象吧?呵呵”阮湘云趁机开了一个小玩笑。

“哪敢啊,想当年,提起三煞的名头,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我们家楼下阿姨就就经常跟他家小孩说:还哭,一会叫三煞来把你卖了。”刘峰夸张的说道。

“啊,不会吧?有那么恐怖吗?向南,原来你以前还买过孩子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呢?”阮湘云等着咯大眼睛问。

向南很无奈,什么智商,亏她还高中毕业了,还进来交通队,不过这话他哪敢说出来,这只母老虎还是不惹为妙。

阮湘云见向南没理她,在刘峰面前很没面子。遂在向南的手臂上狠狠地拧了一下,接着做三百六十度圆周运动啊。

“啊“向南大叫一声,连忙踩下了刹车。

“喂,姐姐,我在开车好不好,这样做很危险地啊”

“谁让你不理我?”

向南算是彻底的服了,不过在女人面前他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湘姐,是我错了,晚上请你吃饭好不好?”

“算你识相,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犯,绝不轻饶。”

向南无语,卖身也不过如此嘛。

“哦,晚上有饭吃了”刘峰高兴地手舞足蹈。

“谁说让你去的,向南晚上就请我一个人,你不许去。”

这是哪门子道理,刘峰正准备反驳,不过看到阮湘云那凶恶的眼神只好把话又咽了回去。

“晓峰,哪天有空,我再单独请你一顿,地方任你选,行吗?”

“没问题,谢谢南哥。”接着又小声说“南哥,晚上可得把握机会,把这只母老虎给驯服了。”

“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呢?”阮湘云一看不对劲,连忙问道。

“没什么,我跟南哥讨论下次去哪吃的好。”

向南正准备重新启动车子,就看见几辆跑车轰轰的从旁边飚过去了,夹带着一阵风声。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那几辆车却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依然高速行驶。忽然听见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接着是一连串的长长地刺耳的刹车声。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黑色的物体从高高的空中掉了下来。

“前边撞死人了”刘峰有些惊恐的说道,车祸虽然时有发生,但亲眼见到却还是头一回。人被撞飞20多米高!而且在空中翻了几翻!!!!!!

“走,过去看看”向南说完下车走了过去。刘峰和阮湘云也紧跟其后。身为交通队的一员,碰到这种事肯定是要及时处理的。

原来是刚才从旁边跑过去的三两跑车出的事。其中一辆蓝色的海鸟跑车前面凹下去一大块,挡风玻璃也碎了,看来撞人的就是这辆车了。那个受害者身穿黑色T恤,身体已经变了形,脑浆流了一地,眼看是没救了。向南胸口一阵翻腾。阮湘云则直接蹲在路边呕起来。

从车里钻出来一个黄头发的小青年,他也有点懵了,不停地用手搓着头发,嘴里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只见从后面两辆车中分别出来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大个子,脖子上挂着一条大粗金项链,小臂上还有蝎子纹身。他上前拍了拍黄发青年说“小风,不就撞死个人嘛,看把你吓成这样,最好给你爸打个电话,我也帮你找找路子。”

黄发青年听完后连忙打了一个电话,打完这个电话之后脸色好了很多。在这同时大个子也打了一个电话,只听他说道“是高局长嘛,我是小强,我们在文二西路口撞到人了,你赶快派人过来一下。”

“我是交通队的,我现在怀疑你超速驾车,请出示你的驾驶执照。”向南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从车里钻出来的小青年说道。

“向南,我们是交通队的,这事应该由事故科来管,我看你就别插手了吧。”阮湘云把它拉到一边说,她看到这几个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刚才那个大个子给西湖区交通局打电话用的还是那种语气,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向南正在犹豫,管吧不符合规定,不管吧看着大个子青年那个吊样,有很不服气,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没了,一条人命在他们眼里居然这么不值一文。

内心正在挣扎,就听到警笛声由远及近。两辆辆警车呼啸而来。这风驰电掣的速度和上次的姗姗来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察,其中一个身高体胖的警官走到那大个子旁边说“刘公子,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他差点就准备说您,可能是感到这个场合不太合适,又有外人在,所以硬生生改成了你。这个警官正是杭州市西湖区公安分局的局长高正义,那他为什么对这个大个子这么亲热,原来这个李强是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公子。

“一队负责现场勘测,二队负责联系死者家属,做好安抚工作,其余的人把相关人士带回警局,你们几个也跟我回去做笔录。”高正义一一吩咐着

向南三人也被以目击证人的身份带到了警局。

向南三人被带到了一间询问室,不一会,两个警官走了进来。

“你好,我姓陈,是事故科的科长。你们把下午的情况跟我们说一下,你先说”其中一个警察指着向南说。

“当时我们正把车停在路边,忽然那三辆车高速从我们身边开过去,接着就撞到人了。我们看到那个人飞起来很高。掉下来就死了。”

“你说的高速具体指多少?”另一个警察问道。

“我也说不太清楚,大概有一百多码吧。反正是非常快。”

“根据我们事故科做的现场调查数据表明当时的车速应该是在七十码左右,属于正常车速。”

“什么?正常车速,正常车速能把人撞得飞起来二十米高?。你们公安部门说话也要负责任吧,你们是调查工作没做好,还是有意要包庇。还有一点,当时是红灯”向南有些激动起来。

“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所说的话是有技术依据的,请你放心,我们会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来办理这起案件的。如果确实有违规现象存在的话,不管他是谁,我们也绝对会还死者一个公道的。”中年警官义正词严的说道。

向南见他说得诚恳,不免对他多了一份好感。阮湘云和刘峰也录完口供,就一起出来了。

那中年警官站起身,看了看手中的笔录,眉头不禁皱在了一起,副局给的材料这个完全不同啊,看来这件事情很复杂啊。

向南三人坐在吉普车里,对刚才的惨祸还心有余悸。

“你觉得这件事会怎么判?”向南对坐在副驾驶的阮湘云问道。

“如果这个人是个普通人,就会被判个交通肇事罪,不过这回最多判个交通事故,赔点钱了事。”阮湘云毕竟在交通队待了好几年,这方面的知识知道的比向南要多些。

“什么?他超速开车,还闯红灯,撞死了人就算个交通事故,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样的人不抓去坐牢,那不是贻害百姓吗?”

“现在啊,有钱能使磨推鬼。大把的票子砸下去,有罪也变成无罪了,何况他们上面还有人。南哥,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这是社会现实,不是你我能改变的。”刘峰也发了一番感慨。

向南混社会N多年,如何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以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次那个受害者就死在自己眼前,让人感同身受。如果我那时下车了,撞死的岂不是自己了。到时赔两个钱就了啦。所以心里很不痛快。

“那个陈警官看起来像个好人,我相信他会对这案子秉公处理的。”向南还不死心。

“你真是个猪头,你没看到那个高局长跟那几个人的亲热劲嘛,他已经把案子定了性,姓陈的就算再铁面无私也不敢跟顶头上司叫劲吧。”阮湘云还是比较现实的。“哎呀,别谈这件事情了,留给当官的去*心吧。还是谈谈晚上去哪里吃饭吧。”

这件事情把向南混官场的念头一下提升了许多。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而肇事者却仍然可以逍遥法外,就因为他家有权有势。奈何现在自己官小,无能为力,他发誓一定要做大官,还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都市小说
  3. 玄幻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