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玉骨沁血

更新时间:2018-09-18 17:35:24

玉骨沁血

玉骨沁血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风轻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纪华裳萧宁

《玉骨沁血》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纪华裳萧宁的小说叫做《玉骨沁血》,是作者风轻写的一本复仇,架空,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大邺的守护神,名震天下的临江王,为守盟约一朝功成身退却遭至爱阴谋背叛双腿被废,脸皮被剥,百官表奏,万民请愿,五代九族尽数被屠,破庙之中,罗汉佛前,她亲手剜胸碎心,死不瞑目。她是刁蛮恶毒,胸无点墨,臭名昭著的帝都第一花痴草...展开

《玉骨沁血》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纪华裳萧宁的小说叫做《玉骨沁血》,是作者风轻写的一本复仇,架空,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大邺的守护神,名震天下的临江王,为守盟约一朝功成身退却遭至爱阴谋背叛双腿被废,脸皮被剥,百官表奏,万民请愿,五代九族尽数被屠,破庙之中,罗汉佛前,她亲手剜胸碎心,死不瞑目。她是刁蛮恶毒,胸无点墨,臭名昭著的帝都第一花痴草包,为嫁心仪之人无所不用其极,寻死八次终香消玉陨。当神座王者化修罗,重生帝都花痴草包的身上会如何?从此卸战甲,收银枪,解下青丝簪珠佩,换回红妆独坐卷帘后,觅仇踪,乱朝堂,素手纤纤搅动天下风云变。杀伐一世,玉骨沁血。她说:天下人负我,我必要这天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玉骨沁血》 第004章 传说中的未婚夫 免费试读

满园皆寂!

安夙撇头看着院门处相携而来的两道身影,正是萧宁还有她那位二妹妹纪嫣然。这两人她并不陌生,却都来自纪华裳的记忆。

她也曾见过萧宁一面,还是三年前奉旨回都述职时的偶然一瞥,只有个模糊的影子,甚至根本未曾仔细关注过,如今看来倒的确是个美男子,只见那男子生的唇红齿白,面如冠玉,一身华丽蟒袍加身,天生贵气逼人,也难怪会迷了纪华裳的眼。

只此刻,男子那张脸却是怒到有些狰狞。

至于纪嫣然,长相娇俏五官精细,明眸含水轻眨间似欲语还羞会说话,身着白色流仙裙及地,裙摆绣着荷纹莲花摇曳娉婷而来,颇有几分仙气,也难怪会入了萧宁的眼。

“纪华裳,你现在就跟本皇子进宫和父皇说清楚,本皇子喜欢的人是嫣然要娶的人也是嫣然,本皇子绝不会娶你这样的女人,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残忍杖杀,你还是不是人?”萧宁浑身杀气腾腾,看安夙的眼神连街边乞丐也不如,那样子就像在看一块肮脏的抹布。

“都是然儿不好,没能劝住六皇子,求姐姐看在妹妹的面上饶过珍珠吧,翡翠玛瑙碧玉都死了,姐姐再有什么气也都当消了,姐姐您放心,然儿知晓自己的身份,以后定会和六皇子保持距离。”

纪嫣然款款上前声音娇柔如风拂柳:“六皇子您也消消火,姐姐不过一时之气定不是故意的。且圣旨已下岂可儿戏,嫣然求六皇子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否则然儿当真无地自容了。”她神情哀伤,字字说的情真意切,眼神更是幽怨。

萧宁却被劝得心中怒火更甚:“纪华裳,你看看然儿多善良,到现在还在为你开脱替你说话,你这个女人却忍心这样伤害她,本皇子告诉你,你若有良心就和本皇子进宫和父皇讲清楚,把妃位还给然儿,再把那婢女放了,本皇子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

“否则如何?六皇子三日前才甩我两巴掌,今日强闯候府该不会是想在光天化日杀了我?”

安夙看够了,这才收了眼底缭绕的冷意,起身徐徐踱了过去:“别说我不会进宫,不会把妃位让给她,就连这婢女我也没打算放过,你问我有没有良心?现在我就告诉你,我的良心,早被狗吃了。”

良心?

她心都没了,又怎么会有良心。

萧家人灭了她全族,还来质问她是否有良心?

简直可笑!

萧宁气得咬牙:“纪华裳你确定你要和本皇子作对?”

“就算作对也是六皇子和皇上作对,与我何关?这婚是皇上赐的,世人都知纪华裳‘心仪’六皇子做梦都想嫁给六皇子,你又凭什么认为我才心愿得成又会去自毁长城?”

安夙眼眉高挑,看着两人满脸讥诮:“若六皇子想退婚,那就自己去找皇上说不要拉上我,还有你纪嫣然,大家都已撕破脸皮,你又何必还在我面前惺惺作戏?我还得谢谢六皇子那两巴掌,否则又怎会知道你也喜欢他,不过,可惜了你捂得太紧,否则哪还会有这圣旨?”

“姐姐,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纪嫣眩然欲泣。

萧宁看得大怒:“那还不是因为然儿怕你知道会伤心,所以才瞒着你,要不然我早向父皇请了圣旨,你别不知好歹。”

安夙闻言不禁哧笑出声:“那我还得感谢你们的欺骗是不是?不过谁都知道我纪华裳生性恶毒又没脑子,所以我还真不知这感激二字到底该怎么写,不若六皇子你来教教我!”说的真好听,纪嫣然若真那么善良又怎会踩着自己姐姐往上爬?

她没想着去找这两人报仇,这两人竟还敢上窜下跳来找她的麻烦?还真以为她还会像以前的纪华裳一样任由他们玩弄鼓掌之间,肆意搓圆揉扁?

“纪华裳,你真以为本皇子不敢杀你么?”萧宁怒极戾吼,伸手拔剑便刺向安夙,凌厉剑锋寒芒森森。

安夙却是不闪不避,只定定的看着持剑之人。

秋风吹落枯叶飞旋,也吹拂女子满头青丝乱舞,那两泓深遂仿佛冰封千年寒潭的漆黑眼瞳中倒映着男子的脸,那张与记忆之中有着两分相似的脸。

如今,只让她感觉憎恶。

而比起那人,萧宁差之多矣,性格冲动胆魄不足,不够隐忍,更不够狠辣果决。若是那人,此时绝不会出现在这里。若换那人持剑也必不会犹豫,定会让这长剑穿她身体而过。

绝非是,停在她胸前一寸。

“纪华裳,你这个疯子。”萧宁额头青筋突跳,捏剑的手纂了又纂,前送抵在女子胸口却终没能刺得下去,心中更怒到抓狂,真不知他哪里那么非凡就入了这个女人的眼,竟让她连死都不怕也要嫁给他。

“怎么,不打算杀我了?”

安夙蓦然伸手夹住剑尖,面含浅笑,声音却是极冷:“六皇子可知我徘徊阎王殿前,差点就死掉的时候在想什么?我在想,若我能逃出门生天,绝不会再任人愚弄,我的东西就算我不要把它毁掉,也绝不会施舍给任何人!”

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在那个行事狠辣的女人手上她居然也能逃过一劫。只怕那个女人也做梦都想不到吧,她安夙不止没死,还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次她倒要看看,她还要如何隐藏?

安夙眼神定定的看着萧宁那张满含怒气的脸,心中恨意翻腾。

萧宁在天家行六,而萧烨行四。两人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借着萧宁未婚妻这个身份她自可以更便捷的接近萧烨。

只要接近萧烨,她一定可以把那女人找出来。

这么好的机会她岂会放过?

至于萧宁愿不愿意娶纪华裳,那是他的事,与她何关?

自己没本事让皇帝收回圣旨,却来威逼一个女人。

又算什么男人?

“疯子疯子,本皇子看你是真疯了,你,你……好,纪华裳,看在你对本皇子一片痴心的份儿上,本皇子会自己去找父皇说,可你得放了这个婢女,身为女子就该像嫣然一样知书识理,温文贤淑。像你这么嗜杀成性,哪儿有男人会喜欢你,敢娶你?”

萧宁憋屈收剑,看着安夙似笑非笑的表情更加恼怒:“你千万别误会,本皇子可不是对你心软,本皇子说了哪怕这辈子不娶妻也绝不会娶你,本皇子只是想你改改脾气说不定就能嫁出去,到时本皇子也就解脱了。”

安夙不语只讥笑不已,痴心,他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别说她不会嫁人。

就算要嫁,也绝不会嫁给姓萧的仇人!

“六皇子您……您别这么说,姐姐会伤心的。”纪嫣然忍不住插嘴,却不知哪里出了错,这六皇子莫不是中邪了,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最可惜那一剑,他怎么就没刺下去!

萧宁却是伸手捉住纪嫣然冷声道:“本皇子说是事实,然儿你就是太善良了,岂知善良也要看人的,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几个婢女好歹与她主仆一场,她却用上如此狠辣的手段,简直恶毒非同一般。本皇子劝你还是收起同情心,因为,她才不会领你的情。”

“六皇子……”

纪嫣然娇嗔的瞪了一眼萧宁,心中却是恨极,心软的是他才对,区区纪华裳他杀了也就杀了,难不成皇上还真会因此而降罪于他这个皇子?

当然不是心软,不过是不敢。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古装小说
  3. 宫廷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